中華民族歷史上的十大豪言壯語 - 蔚藍部落

中華民族歷史上的十大豪言壯語


一,“直搗黃龍,與諸君痛飲耳!”
    岳飛,“還我河山”的宋朝名將。戰場上一生未敗過,使金軍留下“憾山易,憾岳家軍難”的話。不用多說,大家都知道,只可惜中國歷史上能說這句話的人太少了。
    
    二,“匈奴未滅,何以家為?”
    霍去病,二十歲的冠軍侯,開擴河西,破敵十萬,封狼居胥。皇帝將兩瓶禦酒賞給他,他不願一人飲,將酒灑在河中(後來這裏命名為酒泉)與將士共用。
    
    三,“祖逖如不掃清中原,誓不再回江東。”
    祖逖,中國歷史上“聞雞習武”的哪位。東晉王朝建立後,偏安江南,不願北顧。很南遷中原人後代,希望東晉能恢復中原,祖逖就是其中的一位。祖逖自小立“聞雞習武”。胸懷大志,發憤讀書,練就了一身好武藝。 再多次作代表向東晉請願出兵北伐被拒絕後,祖逖于313年祖逖渡長江北上。 船至中流,祖逖站立於船頭,面對滔滔一不復返的長江激流,擊輯康概言道:“祖逖如不掃清中原,誓不再回江東!”與他同行的人,都被他的豪情壯語所感動。願跟從於他。過江後,祖將軍組織了一支兩千人的軍隊。數次打敵人的優勢兵力,經過幾年艱苦戰鬥,收復長江以北黃河以南地區,被中原白姓稱作“慈父”。東晉王朝派很多宮員到“收復的地區”上任。正當祖逖準備進軍河北時,他的北伐業績卻引起了東晉的恐慌,深得民心的祖遜成為他們的“大患”,削其權,千方百計在背後阻攏大軍北上。 祖逖將軍憂鬱而終。其弟被東晉逼反,兵敗投石虎(羯族)被殺。祖家被東晉滅族。
    
    四,“男兒當為國戰死邊野,馬革裹屍而還”
    馬援,東漢開國名將,抗擊過匈奴、平定過薑亂。在歷史上留下“丈夫為志,窮當益堅,老當益壯”。年老的時後,還平定南方的少數民族。其中平定交趾(今越南)征側、征貳叛亂後,將日南郡管地向南一直開擴,到快到今天的西貢。馬援在此立一銅柱作為國界,上面刻有“銅柱毀,交趾滅。”越南人雖然恨透了馬援,但不敢將銅柱搞毀,於是每每經過哪的人都向銅柱投石塊,久而久之,竟堆起了一座“石山”。
    
    五,“胡將滅,漢當興!”
    梁犢,梁犢與高力等人在關中起義,梁犢以晉征東將軍自命。秦、雍間城戍無不摧陷,沿路過關斬將,長驅而東。高力等皆多力善射,以一當百,施一丈柯,攻戰若神,所向崩潰,關中義士接杆而起,及至長安,眾已十萬。大破後趙樂平王石苞于長安。東出潼關,攻克洛陽。王龕、馬勖等起兵回應。梁犢敗姚弋仲薑兵十萬、敗苻洪氏兵十萬,再連敗李農漢奸軍十萬。中原大振,兵鋒直指鄴城。後趙石虎大懼,調燕王石斌軍,配精銳重裝騎兵一萬,統諸路兵馬討之。李農手下假意降梁犢作內應。擊斬梁犢高力等於滎陽。不久石虎死,高力原部眾為冉閔保護,引起石羯仇恨,石羯內部皆請誅之。
    
    六,“諸胡逆亂中原,已數十年,今我誅之。若能共討者,可遣軍來也。”
    冉閔,滅胡最多,發佈“殺胡令”,號呼天下漢人殺盡胡人。
    這段歷史上生於五胡亂華時,冉閔父冉譫,原為晉將,北方淪喪後,投陳午部“乞活軍”,320年,陳川(陳午弟)殺部將降石勒(羯族首領),冉譫投上黨部“乞活軍”,不久為石虎所破,受傷被俘,傷發而死。冉閔所有親人都死於異族入侵,成為孤兒,當時公十一二歲,羯主石勒將其改名石閔,收為義孫,命季龍以子視子。冉閔忍辱二十年,躲過石羯內部一些人和巫師“三千羯士”等一列系欲置之於死地的鬥爭。石虎死後,複漢姓,利用石羯內亂之機,陣斬羯族軍士四萬,又坑降三四萬。羯族精銳盡失,這是幾十萬羯人的子弟,他們恨透了冉閔,其後冉于鄴城屠羯胡二十幾萬。造成羯族整個民族基本被殺絕。冉閔的種族滅絕政策引起北方各胡的恐慌,造成各胡族空前大圍結。面對眾胡聯軍,冉閔的軍隊卻常常以少勝多,消滅大量胡族軍隊。
    《自季龍末年而閔盡散倉庫以樹私恩。與羌胡相攻,無月不戰。青、雍、幽、荊州諸氐、羌、胡、蠻數百餘萬,各還本土,道路交錯,互相殺掠,且饑疫死亡,其能達者十有二三。 》冉閔號召中原各地漢人殺胡,武力迫使大量胡族返回“老家”,返遷途中死者不計其數。後來的前秦,後秦均是成功回去的部落所建立,以後重新入主中原。
   冉閔殺人過多可受指責,但其決對是漢族英雄。
    
    七,“我西川只有斷頭之士,沒有屈膝鼠輩”
    蒲澤,蒲澤痛斥元吏。這句話反應了元滅宋時,哪些英勇抗擊的四川軍民心聲。
    元軍滅宋,首攻四川。從1234年起,在四川拉割戰打了多年,很多城池卻縷攻不下,如合川;有些城池攻下了又不斷失手,如雲頂。1258年,川將蒲澤連合雲頂軍民攻成都,在平原地區被擊敗,兵敗東撤。元軍追殺幾十裏,兵士傷亡重多。雲頂城陷入孤立無援的境地。蒙軍圍困了雲頂城,石城軍民殊死苦戰,火器火炮用完了,便使用弓箭射擊,箭頭用完了,滾木,石頭號也成了銳利的武器。激戰數日,蒙軍屢攻不下。最後,石城中糧食吃盡,蒙古大軍從水門攻入城內。蒲澤犧牲,城中軍民全部戰死。雲頂城首次陷落。 以後以年,雲頂山附近和成都平原地區人民不堪妨受蒙古貴族的蹂,多次配合義軍和官兵奪回雲頂城。 1266年,義軍再次奪回雲頂失敗後,才算真正的失陷。南宋末年川西人民在雲頂山石城周圍抗擊蒙古軍隊的戰鬥,前後堅持30多年。創造了亞歐各國抗擊元軍的奇跡。擊葬蒙古大漢的合川等地則直到涯山海戰後,宋朝正式亡國,元朝叫人告之,方始出降。
    
    八,“聖戰者們像雪崩一樣被我們殺死”
    毗沙都督府的李聖天始終自奉中國守臣,有漢人血統的李聖天帶領胡漢軍隊在塔里木盆地西面,聯合塔里木盆地東面的歸義漢軍連連擊敗很多強大的敵人,如土藩,回紇,不可一世的巴格達“聖戰”遠征軍和喀喇汗王朝的軍隊。妄圖征服中國的伊斯蘭穆斯林發動東侵中國的“聖戰”.中國邊防軍團合軍二萬人巧妙地採用誘敵深入戰法,在現在新韁穆斯林一直紀念的“殉教者嶺’雪山下設設埋伏,一場激戰,伊斯蘭穆斯林教認命的“中國總督’穆哈提和他部下的四個大伊瑪目(只有什葉派才稱伊瑪目)全部埋骨麻紮,聖戰者14萬像雪崩一樣被中國邊防軍團殺死,中國西域邊軍大獲全勝,伊斯蘭的東侵此後一直被遏制在西域。妄想征複中國的“聖戰者”們沒想到他們竟被區區二萬西域邊軍擊潰。保衛當時的南韁的戰鬥,雖然最終失敗。在這裏從漢代起流傳了上千年的佛教文化,儒家文化,道教文化,不復存在。取而代之的是伊斯蘭穆斯林文化。抗抵入侵者的人們永遠是英雄。
    《唐朝時西域天山以南的塔里木盆地東部和吐魯番盆地居住的是漢人。塔里木盆地西面大部份是漢人和胡漢混血兒。他們的祖先來自漢朝――馬操統治時――五胡亂華的西涼――南北朝――和唐朝時遷入的漢人。安祿山叛亂,西域地區的漢軍大量調到祖國中原地區“支援抗戰”。他們的命運是一去不返,而它們的家鄉(天山以南的南韁地區)因兵力空虛不斷受到周圍蕃胡的侵略。在堅難地打敗一個個強勁的對手後,最終西域漢人慘遭異族滅絕的悲慘命運。》
    
    九,“每一支箭出去必要射倒一個敵人。”
    李廣,箭無虛發的漢朝飛將軍,只可惜不是皇親,因此有"李廣難封"之說,李廣一生未受重用,他的軍隊多時也就萬人左右,但訓練的十份精銳善戰.常常以少克多,李廣以萬人軍隊在外蒙古高原繞圈,吸引拖置匈奴16萬的主力,使其不能救援河西的匈奴.皇親們則靠絕對優勢的兵力取河西,立大功.後來出擊外蒙古,皇親們都有絕對優勢的兵力至少十數萬.為獨得大功,兵不滿萬的李廣竟被調去走不利行軍又無嚮導的路.後來對他的孫子李陵更不公平,李陵竟將別人不屑一顧的五千荊楚兵訓練成改“直搗王庭”的精銳部隊.後世有詩人贊李廣"但使龍城飛將在,不叫胡馬渡陰山",李廣力氣驚人,且射術也驚人,他的部將和後人都及不上,有"李廣射虎"的故事.李廣能拉三百多斤力才能拉開的大黃弓,而馬可波羅看到蒙古勁騎射拉開七八十公斤力(合一百五十斤左右)的大弓,很吃驚,認為歐州兵根本沒法比.李廣能拉的弓需要的力氣是蒙古勁騎射的兩倍,也就是蒙古騎兵如果不是一擁而上,哪麼在遠其射程達不到的地方就將被李廣一一射殺.李廣與匈奴作戰有史為證,李廣訓練的軍隊也絕不是傭手.李廣後來重新啟用僅被用於防守,但凶奴數年不敢進攻他守衛的郡縣.一直到快七十高齡,他被調去走不利行軍的道路....
    
   十,“犯強漢者,雖遠必誅!”
  陳湯,威服西域諸國,在中亞錫爾河北地區破北匈奴,斬其單於。迫使其餘部向西遠遷,於是歐州的韁夢開始了,哈哈,整個歐州都在匈奴的鐵蹄下顫抖。推骨排一樣源源不斷被趕來的蠻族,導致了羅馬帝國滅亡.


发表新评论
贴图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