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保爾《生命的意義》後,世人皆推崇。然,資本主義與共產主義俱為時代進步產物,豈能久居時代高處?以本人之見,兩者皆為人類狹隘片面思想,難服寰宇。身體發膚,受之于父母,但有父母之父母,及其以上諸輩,卻是受之於我們共同的母親--地球。地球初長成時,蔚藍幽綠充滿生機,末日之鐘還不知為何物。之後人類建立文明直至封建時期,雖多有破壞仍葆青春,是以為此前羽翼未豐而已。工業革命開始,生產力的提高沒有過多造福世界,卻使地球噩夢降臨,大可稱為“弑母”罷?!末日之鐘此時被世人發現,並公告天下,地球距末日最多只剩五分鐘…越來越多的人重新審視我們的世界,饑餓、沙漠...